70后老母亲和00后小儿的青春前期对话
2019-01-19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朱敏怡:吾家有儿初长成。儿子从一个蹒跚挪步的小娃娃,眼见长成快11岁的青春少年。

  本一直担心他在纯英语的环境中中文表达会止步不前,所幸在我们极力营造氛围下,小家伙的中文表达能力不仅没有退步,而且词汇越来越丰富。这样,我们日常交流就变得无障碍,大到时事政治,小到日常琐事,每天都有不同的话题。

00.PNG

  渐渐长大的小人儿,思维也在迅速地扩张,于是性别意识的话题,也时不时纳入了我们交流的范围。

  其实现在自媒体和网络那么发达,要完全屏蔽性启蒙是很难的。特别又身处在加拿大这样对于任何性取向都采取宽容态度的国家,和孩子之间的谈话难免会触及这些领域的话题。

  因为我和孩子之间已经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所以他也毫无顾忌地和我聊一些这个方面的话题。让我也能够了解到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对于性别的话题,都在想些什么。

  某日儿子跟我说:“妈妈,C说她们学校每个孩子都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C是个10岁的女孩儿,是他儿时的玩伴,圣诞假期他们又聚在一起玩儿。

  “哦?”这个话题顿时引起了老母亲一颗猎奇的心。

  “她说她有两个男朋友,第一个转学了。后来她又喜欢上另一个,于是她跟她最好的朋友说了,结果第二天全校都知道了。你猜怎么了?”儿子一本正经地盯着我。

  “怎么了?”我好奇地问。

  “后来那个男孩也转学了。知道为什么吗?”他神秘地问。

  “搬家了?转私校了?”我努力地猜。

  “这个我没问。但是,我猜肯定是因为太丢脸了呗,全校都知道了。换做是我,那还不赶快走。”儿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是他正在面临这个难题。

  “哦。那倒不一定,很多时候转学是因为家长的原因。不过我很好奇,你们学校或者你们班上有这种情况吗?”老母亲罪恶的好奇心又开始作祟。

  “我们没有,起码我们班没有。我都不怎么喜欢和女生玩的。”儿子不屑一顾地说。

  “这样不太好吧?女孩身上也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优点呐。像我小时候也不排斥跟男生玩儿啊。”我开始诱导。

  “可是,我真觉得和她们没什么可说的。跟你说吧,这些女孩,我没有一个看上的。”儿子轻描淡写地说。

  “真的吗?那个XX和XX,还有那个XXX,一个都看不上吗?”本尊开始给娃儿下套。

  “没有,我一个都没想过。”儿子不在意地说。

  “是吗?那我可以听听你的高见吗?”老母亲的心顿时在胸膛中开始游移。

  “怎么说呢?我是说以后啊,以后我要是找老婆,首先考虑的是情商,其次是智商,第三个才看长相,剩下的基本无所谓。”儿子认真地跟我说。

  我那颗游荡的心,瞬间妥妥地回到原位了。小子不傻啊,心里还真有一套想法,一点儿也不糊涂嘛。

  “哇塞,你真有想法啊。可以说来听听吗?”我按耐住激动地心情接着问。

  “情商高的人不会随便骂人,会照顾别人的情绪,会乐观啊;智商高的人,我讲的东西她才能懂啊。我们班有些女孩,我跟她们讲数学题,讲了半天,死听不懂,我放弃了,真没法交流啊;至于长相,只要我觉得可以就行了。”小家伙用他有限的思维和中文一边比划一边表达。

  “你考虑得很周到了呀。”我表示基本同意他的观点,接着补充一些:“归结到一点,看一个人不要太在意他(她)的外表,情商其实反映了一个人的自我修养。你能把这点作为第一个衡量标准,我觉得你已经开始很理性的思考了。”

0.PNG

  两天以后,某日接他放学,车子里的收音机里正在点播歌曲,是一个男孩为他女朋友点的歌。

  “妈妈。”儿子说道:“我以后是不会找单身狗(刚学到的网络新名词,他的意思是指那些只谈恋爱不结婚的人),也不找丁克的。因为我喜欢家庭的氛围,我是一定要结婚生孩子的。”

  “很好呀,喜欢家庭的氛围说明你有爱心,有担当啊。”我一边回答一边想,小家伙想得还挺远,考虑得蛮深得呢。

  上周末接他下画画课,他跟我说:“妈妈,我觉得我应该已经到了Preteen吧?”

  “你是说青春前期吗?你有什么感觉呢?”我问。

  “那个,那个男孩子到了这个时候,不是都要erection吗?”他认真地说。

  原谅老母亲英语词汇的匮乏,这个词当真第一次听说。但是隐约我能猜到是什么意思,迅速拿起手机,搜索的结果是“勃起”。

  老母亲的脑子光速地思索着,开始了排除法:“你们男同学之间开始讨论了吗?还是你们生理课学的?”

  “不是,是今天画画班几个High school的女生问我的。她们知道男孩子会erection,但是她们好奇像我们这么大的男孩有没有。”儿子说。

  请,原谅我自认为光速的分辨率,无奈我的头围还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这种场景对话,我是断想不到的。

  “你怎么回答?”我问。

  “我没直接回答,我先问她们问过其他的小学男孩没有。她们说问过几个也是画画班的男孩。然后我问她们,那几个男孩怎么回答。她们跟我说一个叫P的男孩说他9-10岁就有;另一个S的男孩12岁了,现在还没有。于是,我告诉她们我有。她们又问我大概几岁开始的,我说也就10岁左右吧。然后她们又说了一些女孩子也有这些类似的什么。”儿子解释道。

  不得不承认,老母亲的脑洞还需要历练。上个画画课,还能讨论这些个?还那么有细节?

  “你说她们说了些什么女生的问题?”我装作轻描谈写地问。同时心里在琢磨:这小子到底还知道些什么,有没有需要引导的地方。

  “她们那些我又不关心,我又不是女的。你是女的你知道啊。”儿子无所谓地回答。

  好吧,打住,就当老母亲多虑了。这个问题不用深究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生理心理的成熟,这些都将不再是问题。

  我所欣慰的是,当他需要的时候,我是最好的聆听者和倾诉者,能与他的成长有份。

  突然畅想某一日,当他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正式宣告独立的时候,老母亲的心是否还能淡定如初。儿子,你慢慢地来。

朱敏怡:70后妈妈,09年离开体制内移民加拿大,享受写作,画画,做手工的乐趣,找到自我的方式,自得其乐。

(BCbay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热门文章
罕见!任正非发声:容不下华为的地方可以离开
2019-01-15
加拿大华人注意 中加关系急剧降温 互发警告
2019-01-15
沙特落跑少女又吸眼球!在加拿大吃培根、露大腿
2019-01-18
死刑!在中国走私毒品的加拿大公民被判死刑
2019-01-14
富豪离婚 妻平分8000万豪宅 还要1300万分手费
2019-01-16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8. BCba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