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升级!国会议员谭耕:她是污蔑、我是捐精
2019-06-26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洛迦综合报道:昨日,深陷婚外情困扰的谭耕,终于就婚外情、私生女等事件首次做出回复,在多伦多本地一家名叫ccmedia的网站上发表英文声明,全面否认了针对他的各种指控,表示自己遭到污蔑,尊严和荣誉都受到侵害。

51_1P2493c.png

       据《星岛日报》报道,谭耕是加拿大国会议员,也是首位中国大陆移民至加拿大的国会下议院议员。而和谭耕一起卷入这起丑闻的女主名叫俞荧,曾被谭耕聘用为行政助理,后被解雇,根据她的说法,两人育有一女(试管婴儿),但从孩子出生至今,男方未尽养育职责。

     “政界人士”、“婚外情”、“小三”、“试管婴儿”……这些敏感的关键词,一度只是在华人圈流传。但从昨天开始,加拿大主流媒体National Post(国家邮报)、Hill Times等网站也开始不惜篇幅的将此丑闻曝光。

WeChat Screenshot_20190626101736.png

       事件甚嚣尘上,谭耕终于正面回应。

       谭耕:只是应邀捐精

  《国家邮报》报道指出,现年55岁的谭耕强烈否认有关指控,且表示俞荧在他的选区办公室工作属暂时性质;另外,他只是应邀向她和她的丈夫捐赠了一些精子,而且没有同意“支持”她生下的小孩。

       如果俞荧对工作有任何不满(我否认),可以在法庭上行使自己的权利,但她没有。”谭耕写道,而是选择了通过曝光来歪曲事实,“我会为自己进行强有力的辩护。”他说,自己有完整的家庭,有一个充满爱心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俞荧女士近来的行为令他的尊严和荣誉受到不正当的污蔑,呈现了错误的信息,掩盖了事情的真相。

  至于俞荧女士提到谭耕没有尽到抚养两人共同孩子的义务,谭耕再次强调,他是在2014年应俞荧女士的请求,向她和她的丈夫捐献了精子,因此孩子和他没有任何权利及义务。

  谭耕更表示,会提出“强而有力的法律回应”。

WeChat Screenshot_20190626102812.png

     谭耕公开声明全文:

51_1PH92I.png

       女主:他多次承诺会离开妻子

       俞荧在接受《国家邮报》的访问时表示,自己无意伤害谭耕,这是自己非常不想做的,但别无选择。

      根据律师写给报社的信件,谭耕和俞荧的私人关系早在2013年就已开始。谭耕曾多次承诺说要离开妻子,与俞女士一起生活。

  今年54岁的俞荧,英文名Stella,今年54岁,2015年12月至2016年4月曾担任谭耕的选区助理(constituency assistant)。她承认,谭耕确实给她捐赠了精子,但那是因为已经非常高龄,自然怀孕极为困难,在想要孩子的情况下,只好借助试管婴儿的科技手段怀孕生子。

WeChat Screenshot_20190626114956.png

  据俞荧介绍,当谭耕开始追求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他的妻子黄幸来的存在,但是谭耕告诉她,他的第一任妻子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他留学时妻子留在国内,一个偶然机遇与黄幸来擦出火花。他说与黄幸来在一起并生下孩子是他这辈子最为后悔的决定,虽和黄幸来走到了一起,但却一直不想结婚,并且说两人当时已经分居,只是经济条件不容许分房,没办法才住在一起。    

       谭耕许诺一定会和她彻底分开,这样俞荧才和谭耕走到了一起,对此黄幸来一清二楚。

       曾回国见过谭耕母亲

       也曾想卖房补偿谭妻200万

       俞荧说,她曾经在谭耕刻意安排下作为新人去国内见了谭耕的母亲和外祖母,高兴融洽地相处了几日,俞荧给两位老人准备了礼物,老人非常喜欢俞荧,临别时俞荧还赠送5000元人民币表示孝敬。对此谭耕十分感激。

       俞荧说自己的前夫是和平分手的,离婚后两人仍是生意伙伴。

       为了让谭耕像自己一样能和平分手,她曾经请黄幸来吃过饭,给黄幸来母子送过礼,还帮助带过他们的儿子。她甚至应谭耕要求,准备支付给黄幸来 50 到 100 万分手费,必要的话她可以卖房凑齐 200 万给黄幸来。因为她希望谭耕能善待黄幸来母子。

  俞荧说,她与谭耕的关系已经在2018年9月结束,她放弃了对他采取法庭行动,就是不想撕破脸皮,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但希望他能自愿提供孩子的抚养费,并在女儿的生活中发挥作用。但谭耕议员拒绝支付抚养费,无奈之下,她只好以公开方式提出这些要求。

WeChat Image_20190626111143.jpg

2018年7月,俞荧和女儿的合影。

       女儿看到谭耕照片会喊“爸爸”

       2017年7月,俞荧生下了她和谭耕的女儿Rosalina,但一直到孩子8个月大,谭耕都拒绝与孩子见面,并且没有支付任何抚养费。

  2018年2月,俞荧通过律师给谭耕写信,要求支付女儿的抚养费。律师在信中说,根据加拿大儿童抚养费计算方法,年薪17万加元的谭耕应该支付的抚养费金额是每月1443加元。

WeChat Screenshot_20190626115553.png

谭耕怀抱女儿

       可如今孩子已经两岁多了,谭耕加在一起看孩子不超过10次,也从来没付过抚养费,连个像样的玩具礼物都没买过,只是在年节的时候给孩子发个红包,累积大概有几千元。俞荧记得给孩子办百日宴时,谭耕曾偷偷摸摸地给她500元。

       几天前路过谭耕办公室,孩子看到谭耕照片会喊:爸爸!爸爸!俞荧觉得非常非常心酸,流下了眼泪。

WeChat Screenshot_20190626120537.png

      两次试图自杀

      俞荧说,当初自己为了帮助谭耕的事业,不惜放弃年薪高达20万的房地产工作,受聘成为谭耕议员的选区助理,年薪只有4.8万。没想到最后却被谭耕“可耻”地解雇。被解雇以后,她陷入深深的焦虑和抑郁,经常不可抑止地哭泣,甚至两次试图自杀。

       《国家邮报》报道称,谭耕解雇俞荧的决定,是在他妻子的要求(behest)下做出的。俞荧律师Lai-King Hum在信中说,当时,谭耕议员的妻子“不希望她(俞荧)待在选区办公室,而且此事没有任何协商余地。”

       俞荧也表示,在谭耕要开始竞选时,为了选举要打出家庭牌,对此她是坚决反对的。

       但当时,谭耕和黄幸来都告诉她这是党和支部其他人策划安排的,只是为了选举暂时的需要,谭耕承诺选举一结束就一定会处理好这个事情。没想到选举结束不久,谭耕就把俞荧开除出其议员办公室,并说是黄幸来让的,他没办法。

        失业之后,谭耕拒绝承认她有心理健康问题,说只是更年期,甚至要求她不要去找心理医生。

WeChat Image_20190626111324.jpg

谭耕(左三)和 俞荧(左四)参加活动

      决定退选

  十天前的6月16日,谭耕突然宣布,表示不再参加今年的联邦大选。

  当时他是在facebook上发表这一声明的。他说,自己决定不参加联邦大选是经过深思熟虑了,为的是花更多时间与家人在一起,以及从事其他方面的职业。

       声明中,谭耕感谢了现任联邦总理、自由党党魁小杜鲁多,以及Don Valley North选区的成员,给了他(从政)的机会,还向妻子劳拉致以特别的感谢。

      随后谭耕的妻子黄幸来(Laura Huang)也公开表态,指谭耕是一名优秀的丈夫和父亲:“耕,你是一个很棒的国会议员,一个有爱的父亲和优秀的丈夫。作为妻子,我会坚定地支持你做的所有决定,以后也会。”。

WeChat Image_20190626114457.jpg

       据悉,谭耕的妻子黄幸来是一位拥有地球与空间科学博士学位的科学家,目前就职于加拿大联邦政府。

WeChat Image_20190626114310.jpg

谭耕黄幸来夫妻和特鲁多

      为了孩子会坚持到底 

      据悉,俞荧是1980年代的大学生,主攻国际航运管理,海商法以及民法方向,在中国拿到了国际经济法、海商法的硕士学位;在2000年移民加拿大后,获多伦多大学 Rotman MBA学位。2005年开始从事华人社区工作,2007年当选安徽同乡会会长,现任加拿大安徽总商会会长,加拿大华人同乡会联合总会共同主席。 

      对于谭耕的退选,她说有他自己的其他原因,但是他想误导大众同时栽赃给她。

      她觉得自己用了六年的感情和时间,用了两年的时间,不分白天黑夜为其竞选付出,倾其所有出心出资源出钱出力,为谭耕胜选立下汗马功劳,最终得到的却是在利益面前过河拆桥,背信弃义,她认为自己被伤害后的隐忍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尊重和尊严,相反却得到的是被轻视和屈辱,公众人物不应该由特权,为了孩子的权利,她会坚持到底的。

       有当地中文媒体记者也试图电话联系谭耕和黄幸来,黄幸来未作回复。谭耕则通过微信发来信息说:我的律师正在跟她的律师联系,一旦双方律师确认后,我就会公开澄清事实。

热门文章
有人恶意拧松轮胎螺母,车开着轮子飞了
2019-06-21
中国富豪温哥华艳遇被骗近亿,还犯重婚罪?
2019-06-21
加拿大护照含金量再升级 创下史上最佳记录
2019-06-25
油管泄露自家房子就在上方 买房避开这里
2019-06-23
高贵林最强韩国甜点店 老板怕被挤爆才开在这
2019-06-25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8. BCba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