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十年,我终于踏上了列治文这条荒原之路
2019-10-25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克姐

  长周末的最后一天,天气晴朗,温度适宜,微风送爽,正是出门玩耍的好时候。我曾发誓要走遍本市的大小trail,又怎会错过这良辰美景。城东那片著名的平地,终于在去年整修得有点眉目了。于是,本着锻炼身体和在朋友圈炫耀的双重目的,走上了这片曾经的荒原。

  北面的商城早已像模像样,积累了相当的人气。从沃尔玛的路口出发,很快来到了围绕平地的环形步道 (perimeter trail),好,计步开始。脚下的碎石路,宽阔平坦,走在上面沙沙作响,让脚步也变得很有弹性,浑身的运动细胞仿佛都被激活了。步道外不远就是繁忙的马路,车辆井然有序地刷刷开过,但丝毫没有嘈杂的气息。我信步走着,听着喜欢的歌曲,目之所及,天高地阔,一览无余,一幅田园牧歌的美丽景致。

  向荒原里眺望,夏末初秋的影迹残存,花草低低匍匐,连绵不绝,像是把运动场无限拉伸。孩子们如果能在上面奔跑嬉戏,肯定乐坏了吧。偶尔有飞机轰鸣着从头顶昂首飞过,掠过东边那片墨绿色的森林,向蓝天深处追去。置身于这图画一般的场景中,不禁让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看起来,这条步道和温哥华大大小小的步道没有什么分别,一样的朴实无华的石子路,一样的无名花草陪伴两旁。不过,从一开始听说这块土地,到现在真真切切地走在上面,至少过去了十年的时间。人的短暂一生有几个十年?

  没人去细想,这条平凡之路的后面,发生着怎样的故事?

image 1.jpg

photo by 克姐

  1

  朋友们是否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无论是从菲沙河谷还是西温北温进入列治文,九成九的选择要走Hwy 91 或99。下了高速以后,有那么一片神秘的土地,四四方方,平坦无奇,没有什么显眼的标识,可似乎有一种魔力,所有车辆必须让着它走。也是哈,中间根本没路。关键是,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政府在那儿修条路,或者干点别的。“欢迎来到列治文”,作为这个海岛城市的门户之一,这见面礼似乎也忒土了点。

  因为在上班路上,我几乎每天都会和这块土地擦肩而过,对它一直充满着好奇。许多年过去了,列治文的新移民越来越多,眼看着一幢幢高楼平地起,天车沿线挤得车马喧哗,它却静静地待在那里,那么近又那么远。

  四季交替,它分明也有景色更迭,变幻莫测。春天的野花,漫坡摇曳,让人忍不住想浪漫的事;夏天疯长的蒿草,密密实实拦在四周,张牙舞爪,让人望而却步;暮秋之际,黎明时分,晨雾初起时,荒野上常常飘逸着一层薄薄的白纱,在朦胧的日光中飘渺生烟,如梦如幻,好似来到人间仙境;及至冬雪漫天时,荒野又顿时“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仿佛岁月都在那里静止了。

image 2.jpg

copyright belongs to City of Richmond

  这就是Garden City Lands(GCL,花园城市土地),在列治文大名鼎鼎,你看与不看,它都在那里,存在了几百年。别小瞧这一块四方土地,其实也是命运多舛呢。

  2

  这块地到底有多大呢?136英亩(55.2公顷),是列治文西部著名的Terra Nova Rural Park的两倍,相当于77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记得刚来的时候,当时的房东告诉我,这块地属于第一民族(First Nation,顺便也普及一下,以后不能再用“原住民”的说法了哈)。有点纳闷,加拿大第一民族的势力那么强大呐。但他们的经济头脑也太不发达了吧。守着这块土地,什么都不干,也能挣钱?不挣钱的话,图个啥?

  按照中国人的思维,卖给房地产开发商,而且,要一块一块分割开来卖,坐地起价。下辈子不愁吃穿了,哈哈。

  显然有别的原因。这还要从列治文这座城市说起。

  列治文是座年轻的海岛,大约在冰川纪后一万年慢慢形成。当时叫做Musqueam Indian Band的第一民族曾经在这里展开渔猎和农耕活动。GCL落在他们的传统领土之内,不过并没有确切的考古记录显示有他们的活动遗迹 (一万年前的考古记录?也确实要难为考古学家了)。

  1903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就获得了此地块的所有权。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即使过去第一民族曾经在此战斗生活,也跟他们没有瓜葛了。

  症结出在1974年,该地块被收入卑诗省农业储备土地。直到2001年,联邦政府才认定它为额外的储备用地,意味着可以用作农业有关的其他用途。

  于是在2005-2009年间,由第一民族、市政府和加拿大土地公司合作协商,将其中65英亩土地开发为城市公园和开放空间。但前提是要向加拿大农业土地保护区申请摘除农业储备用地这个“标签”。郁闷的是,2006年和2008年分别递交了两次申请,都被拒了。

image 3.jpg

rushes,图片来自网络

  好在,列治文市政府在2010年作出了一个划时代的决定——彻底买下了这块136英亩土地的所有权。横亘多年的障碍终于扫除。

  3

  一直以来,花园城市土地都被人惦记着,利用着。

  早在1904-1928年,这里曾是温哥华步枪打靶场。当时就为适应靶场的需求而做了一些清理和改造。一战时期曾用于士兵训练场。1949-1994年间温哥华海岸自卫队在此地块上设置了通信和导航塔,算是最现代化的设施了,为此也造了大量的基建设施,据说至今仍能在地块中央见到残留的基座。

  以前的GCL长什么样呢?

  近代历史上,第一份文字记录GCL的是在1859年,当时为整个列治文作土地勘查的Joseph Trutch这么描述他所看到的花园城市土地:

  “品质优良的红顶草旺盛地生长,尤其在西部边界,以及中心地带的一片柳树周围。东南部是一片蔓越莓沼泽,低矮的松树灌木有被大火烧毁过的迹象”。

  这不就和15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眼前的土地一模一样吗?

image 4.jpg

photo by 克姐

  但简单的描述背后体现的是复杂多样的生态环境。

  这片土地正好位于受潮汐影响的堤河和璐璐岛泥沼区的过渡区域,历史上又受到太多的人为影响和改变,造成了它目前独一无二的生态系统。虽然没有郁郁葱葱的森林,但这里生活着大量植物,他们在受限的环境中和谐共处,几百年来相安无事。

  西边是湿地,生长着大量莎草和蒿草,夏天时野蛮生长,冬天又低调潜伏。西北角与人类最接近的地方,依然有洋水仙、番红花、皂石楠(heather),在春夏之际艳丽绽放,夺人眼球。

  而最神秘的当属东半边那一大片从南到北的泥沼(The Bog),里面物种丰富,既能找到绣线菊、蓝莓的身影,更多的则是原始的低位植物,比如泥炭藓、地衣、蕨类植物(Fern)、喜欢聚居的灌木丛。他们一开始就是这里的主人,虽默默无闻,却组成微妙的同盟,造就泥沼,吸收大量一氧化碳,协调着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在气候变化进程中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image 5.jpg

photo by 克姐

  4

  这样默契和谐的环境,人类又怎忍心破坏它?

  可能正是出于这样的顾虑,列治文市政府迟迟没有出手。我们普通民众,也在每天望眼欲穿的盼望中,日复一日看到这片土地无视周遭的繁华,平静安稳地躺在那里。

  不过,宏图规划从2010年购地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形成了。毕竟,人类作为地球霸主,会尽一切所能改造天地,为己所用。庆幸的是,在加拿大,我们拥有理性的政府,会充分尊重人与自然的关系。我们的社区拥有理性的居民,会给予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因为好奇、疑惑等复杂心情的驱使,我在好多年前就开始留意有关这片土地的信息,也时不时上市政府网站浏览最新的动态。

  公共听证会早已进行了几轮,列治文体育委员会、昆特兰理工大学、食品安全协会等组织和团体都积极献计献策,民意调查也进行了好几次,在充分遵循可持续发展的大前提下,2014年花园城市地块遗产景观规划 (Garden City Lands Legacy Landscape Plan)与大众见面。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政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这个计划,雄心勃勃,让人对列治文市中心,和花园城市土地的未来充满遐想。

  简单来说,整个地块将一分为二,在保障东半边泥沼地带植物群落的美好生活不被打搅的同时,充分利用西边人类已经涉足过的区域,逐年开发,最终建成集都市农业、居民休闲、生态旅游和活动场所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城市花园”。

image 6 - GCL plan.jpg

copyright belongs to City of Richmond

  这几年来,专家认证、现场勘测、研究分析、直到实地动工,一步一步,梦想正在照进现实。

  5

  于是,这一天,当我走在环形步道上,看到了如下的情形:

  西北角的野草们从两年前开始已陆陆续续得到清理。野蛮必须让位于文明,很不幸是这些蔓延性植物的最终归宿。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草茵茵的缓坡。这儿离附近居民区咫尺之遥,人们将很方便步行到达这里,将成为日后居民们野餐、散步、户外休闲的绝佳场所。

  环形步道长约3公里,我仅用时25分钟就走完了全程。这根本不过瘾呐,正好积攒多年的好奇心需要得到充分的满足,于是沿着一条小径向纵深处探险。沿途大部分还是荒草丛生,路的尽头,有几畦齐整的土地已经开发出来,估计是撒了种,正在静静等待破土而出。很快来到西边靠近Garden City Road的地方。昆特兰大学如愿以偿,研究和教育基地已破土动工,一个小小的温室也已成形。

image 7.jpg

photo by 克姐

  基地旁边,原来的排水和雨水渠稍作扩展,成了一个小水塘,周围点缀芦草和蒿草,依然充满生机。这儿未来也是农业灌溉的水源地。谁又能想到,为了总体的生态平衡,每一处给水排水都要做审慎的考虑和处理,因此,前几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此处。现在回想起来,工人们的付出,市民们的忍耐,都渐渐有了回报。

  畅想未来,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将来,这里可能会育有成片的郁金香花田,人们不用再长途驱车去Abbotsford欣赏美景。

  西边最终会连接市中心直达奥林匹克体育馆,成为城市典礼等重大活动的主要场所。

  南边的湿地公园还只是蓝图,未来,你会看到野生动物惬意畅游,人们在瞭望塔上登高望远,与北温西温的雪山遥想呼应。这里也将成为孩子们嬉戏的乐园。

  西边的泥沼也不会孤单。最大限度保护它的同时,会有长长的Boardwalk浮桥贯穿南北东西,人们可以散步其上,观赏这些原始植物,看它们如何历经千年,依然相亲相爱有如一家。孩子们也可以探险、学习,收获知识,亲近自然,一举数得。

  好一幅芳草鲜美,怡然自乐的美丽新画卷。

  虽然整治工作还将持续几年,十几年,甚至数十年,但荒原之地终将不再蛮荒,花园城市土地,未来可期。

image 8.jpg

copyright belongs to City of Richmond

  可持续性发展 (Sustainability) 说起来好听,实际做起来,却需要勇气和定力,破除偏见和误解。不禁赞叹市政府的明智决定,初看任性,不以短期利益为先;实则人性,考虑到长远的发展,和子孙后代的生活环境。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当我们的下一代知道父辈们其实是谋定而后动,还会委屈地上街游行吗?

  参考资料:

  列治文市网站

  Garden City Lands Legacy Landscape Plan

热门文章
性感女神钟丽缇来温哥华了,穿紧身裙身材成这样
2019-11-18
突发:枪手冲35人扫射,欢乐聚会秒变地狱!
2019-11-18
中国学生1.5亿买豪宅现跌800万,他亏239万卖房
2019-11-19
51岁邓文迪与默多克再同框 罕见晒出早期孕肚照
2019-11-20
王祖贤偷看齐秦电影,还痛哭流涕?女神发文了
2019-11-21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8. BCba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