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异国的手术,一幕简单的“快乐”
2020-01-29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猪头凯凯

  【故事:一次异国的小手术】

  先从涂涂做手术的经历开始我的讲述吧——

  我的儿子涂涂由于腹部疼痛,在2019年八月一号的深夜住进了Burnaby Hospital的急诊,八月二号凌晨被确诊为急性阑尾炎之后,由于Burnaby Hospital第二天的手术预约已经被安排满了,所以需要转到别的医院去做。

Capture.PNG

  八月二日凌晨,急诊科接待我们的医生,根据附近其他医院的手术和医生排期,为我们预约到了位于新西敏市的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CH),计划在第二天下午对涂涂进行急性阑尾炎手术。

  于是,在八月二日一大早,涂涂就被两位负责转运病人的制服人员非常专业、谨慎地“五花大绑”在移动病床上,推进了用于运送转院病人的救护车。

  虽然,急性阑尾炎并不是什么大手术,但是经历了转院这么“兴师动众”的程序,特别是当我和涂涂妈眼睁睁地看着涂涂被推进我们曾认为“严重情况”才会动用的救护车时——就连一直告诉涂涂“这只是个最小的手术”的我,也不觉有些揪心起来。

  由于八月一日的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在Burnaby Hospital的急诊室里呆了一个通宵,所以按照我们的计划,涂涂妈一大早开车回家,然后补充好各种“给养物资”之后再动身搭乘Skytrain去RCH的病房跟我们汇合。

  而我,则是跟着涂涂搭乘救护车去了RCH。

Capture.PNG

  八月二号,在早晨顺利入院、检查、处置准备等等一切程序之后,下午五六点左右,涂涂的手术做完了,很顺利。医生和护士告诉我们,如果一切正常,第二天上午我们就可以出院了。

  然后根据涂涂妈的坚持和涂涂的“感情倾向”,八月二号的晚上由涂涂妈在病房陪着涂涂——虽然比起头天晚上伯纳比医院急诊室里的沙发、这次还多了一张空床(如果当晚没有新的病人前来的话,可以在上面休息)——条件比昨晚Burnaby医院的急诊室好了一些,但是等待涂涂妈的,还会是辛苦的一夜。

  当天晚上,我自己在就近的Sapperton车站搭乘Skytrain回家……

  虽然才晚上七八点钟(而且是周五晚上),但是Sapperton车站就已经空无一人了。

  我自己坐在车站的椅子上等车,凝望着空无一人的站台,突然感到一种忽然袭来的“不习惯”——

  在加拿大四年多的时间里,每个晚上的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在家的时间,即使大概每周一次的晚间出门(购物或者去图书馆),也都是三个人有说有笑开开心心地一同前往(除非涂涂妈在餐厅上夜班)。

  而今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skytrain车站里,忽然就让我有些想念不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病房大楼里、十分钟之前还在我眼前的涂涂和涂涂妈……

  这会儿他们娘儿俩在干啥呢?

  思想回到眼前,看着这么一个空空荡荡杳无人烟的“加拿大式”车站场景,不禁让我想起我们三个人手拉着手跨越半个地球、来到这么一个离家很远、“挺有意思”的地方。

  然后,就又想起早晨,涂涂在一个离开家半个地球的地方,被五花大绑地塞进救护车的画面……

  胡乱地,就想起了这移民的数年光阴,快速地会想起了很多平时不怎么想起的东西,不时地,在这一个人车站里,我的嘴角会在不知不觉中挂上笑容,或者又会回头望望那座病房大楼,思来想去的脑海里就是一句简单的话——

  我们三个人一起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挺不容易的。

Capture.PNG

  第二天(八月三号)上午九点多,护士在做了一番检查之后通知我们——涂涂可以出院了!也就是说,在我们觉得方便的时候、就可以自行决定离开医院了。

  按照提前约好的时间,开车来接我们回家的朋友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楼下——然后,我们兴冲冲地用自己并不纯熟所以也许更加稚拙淳朴的语言、跟护士站里的各位道谢并且道别,然后就拎着包拿着东西走向电梯——

  电梯在楼层左右外墙之间的中央地带,光线可以从两侧通透的大玻璃窗普照进来,我们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地走过走廊、来到电梯间,然后又走下楼,来到停车场边那面向阳的斜坡。

  那一刻,画面和时光都很简单,我们手拉着手,象三个走了很远遇到很多困难但是到现在一切都蛮好的旅行者,觉得我们很幸运也很不简单!

  那一刻,我觉得我们非常快乐!

  我想要强调的是——那一刻的快乐,不包含任何过去与未来、不包含任何耕耘与收获、艰辛与成就等等复杂意义,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简简单单的快乐!

  【后记:一场简单透彻的快乐】

  来加拿大已经将近五年了,涂涂手术至今也已经有小半年时间了,而我至今还会想起那天早晨我们拿着大包小包走出病房、等待电梯、走到楼下直到回家的那一场简简单单的

  “快乐”。

  在最初的时候。我本来想说,这是一场“幸福”,但是后来想了想,我觉得也许说“快乐”比“幸福”更准确一些。

  我们移民五年,象每个移民家庭一样、日子是在慢慢好起来的——无论是工作收入还是对于周围社会的熟悉和融入,都比刚来时的好了许多。

  每每回望,与刚来时的举步维艰相比,我们都会感到一种“幸福”——包含了很多耕耘与付出、艰辛与收获等等“复杂”和“内涵”的“幸福”。

  可是,我们比刚来时更“快乐”吗——或者,还会更加容易地感受到那些简简单单的快乐么?

  好象并不是那样……

  刚来的时候,我们似乎更加在意生活中的那些“亮点”——

  刚来的第一周,我曾经在打了一天修篱笆的短工之后,兜里揣着着第一笔在加拿大挣到钱(日结现金),虽然脚上磨着泡,但是站在家门口时简单畅快地喜笑颜开;刚来的第一个月,我们每天都在附近那个大草坪追逐玩耍,我和涂涂妈曾经为涂涂的一句“我开始喜欢加拿大了!”而感到兴奋不已。

Capture.PNG

  那时候,我们不计算过去、不盘算未来,下了飞机之后能顺利住下来、儿子顺利入学,发现我们不会挨饿也不会受冻,周围安静祥和邻居友好善良、就绝对是一切蛮好!

  而现在,我们似乎都更加在意和算计每天的那些“不爽”——

  平时,我们经常都在为这个税那个费各种保险的涨价而不爽……

  平时,我们经常会盘算这个礼拜上了几个小时的班加了几个小时的班挣了多少钱……

  平时,我们总在为“在加拿大赚钱怎么这么难、方法这么死板”而不时抱怨……

  平时,我们总要算着各种大到免税扣税小到促销打折来考虑着日常的诸多方案……

  这些算计有错吗?当然没有错——没有这些算计,日子和收支可能就要爆表。

  这些算计无聊吗?似乎有一些——但是没有这些,可能会有比“无聊”更大的麻烦。

  哪里都没有错,可是我觉得越来越难象刚来时那样动辄就来上一场简简单单的快乐。

  就象我们明明面对着清澈见底纯若琥珀的一汪湖水,可惜每天的柴米油盐让我们看到的只是水面上漂着的那些浮萍。

  而在2019年的那一次小手术,忽然刺穿了那些柴米油盐和精打细算,好象一股微风吹走了那些水面浮萍,露出清澈而深蓝的湖水,让我们在一场有些特殊的经历之中经历了一幕简单、直接、真实、透彻的快乐画面——

  我们就是三个相依为命一起走了这么远的一家人,手拉着手开开心心地走在新西敏那道迎着阳光的斜坡之上。

  虽然,我们可能就在明天、就会象往常一样还会陷入各种柴米油盐和精打细算,但是那都是正常的——不去管他,先让新西敏的太阳简简单单透透彻彻地给我们一片照进人生的阳光!


热门文章
武汉肺炎肆虐,在美国坐月子的章子怡发声了...
2020-01-24
大温出现首宗确诊病例 在家隔离,机场筛查不增强
2020-01-28
一次异国的手术,一幕简单的“快乐”
2020-01-29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8. BCba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